微风

半世花开,半生花落。

终于出太阳了!

彼岸花,花与叶永不相见!

又到一年桂花飘香季,以前在北方真没想过会有一棵树上开满小花,而且还那么香!

共勉!

目录

哇,呵呵:

《青云门之鸳鸯绣被里的一二事》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目录


1.七脉会武篇 上
   七脉会武篇 中
   七脉会武篇 下   居家车


2.竹林篇 上
   竹林篇 下    越野车


3.渝都篇 上
   渝都篇 中    车
   渝都篇 下    车


4.思君篇 上
   思君篇 中    车
   思君篇 下    车


5.完结篇 上
   完结篇 中    车
   完结篇 下


整了个目录,这文的半壁江山是由 车 构建起来的!
\(^o^)/

按时间线整理一下《未婚先孕》的番外

放飞自我的小透明:

不占ALL草TAG了,我给这篇文弄了个ABO未婚先孕的TAG嘻嘻嘻




正文在这里w




01.一胎的由来 一辆小车车




02.一胎4个月 肚子刚刚大起来的星宇宝宝ww贡献了一场机场秀ww




03.一胎7个月 采访:一组快问快答




04.带孩子 其实也没带(。




05.二胎的由来 一辆小车车




06.二胎4个月 拍家具广告(上)




07.二胎4个月 生病(OOC)




08.二胎5个月 产检(上)




09.二胎7个月 爸爸回来了节目录制,怀着孩子带孩子(。




10.二胎7个月 紧接爸爸回来了节目录制后的一个小甜饼后续




11.二胎8个月 参加电影首映


后续回酒店




12.二胎8个月 参加活动后的啪啪啪脑洞




13.二胎8个月 大肚play




14.二胎8个月 早产




15.作为“特殊从业者”的伴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


以后写新的我会补上(。

【lingrass】翡翠衾寒 三

灯前事:

阿吉X鬼厉




这第一辆车终于开起来了,如果链接点不开在评论里说一下,我再补一个。感觉实在不应该写肉还打算写长篇,太容易出BUG了。


Warnings:1.伪ABO设定,主要是鬼厉的体质


2.熏香+酒的缘故,他俩得等开第二次车以后才知道




第一章  第二章




三.




鬼厉在喝下第二杯酒之后感觉到出了问题。他小腹处升腾起一股难耐的燥热,全身血液似乎都在往下身流过去。之前被撑开的地方本明明已清理干净,现在又开始慢慢渗出黏液来。




鬼厉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慌。他向来洁身自好,从未动情,又因为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自带清心诀功效,而天音寺的大梵般若更是旨在锤炼心智六根清净,这么多年来,他从未有过这方面的需要,甚至连自慰都不曾做过。之前昏迷时候遭遇了什么他不清楚,醒来之后,除了那个角先生撑得他有些疼,其他也并没有多大的感受。




然而现在全然不同,突如其来的欲望仿佛是呼啸而至,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


鬼厉扶着桌角坐下,尽量保持头脑冷静。下界的药对他起不了作用,但此时他还是中了招。鬼厉想不通是哪里出了纰漏,让荆无明这杂种还是把局做到了这一步。




鬼厉已明白阿吉刚才异常举动的原因,肯定也是中了这药,而他俩都接触过的东西显然只有酒了。桌上的酒是阿吉从后厨新拿来的,荆无明显然没有办法提前下药。可上界知道他行踪的统共不过三人,鬼王尚不提天高路远鞭长莫及,亦不会这么无聊又无耻,野狗则不必说,正独自在外寻找小环祖孙的行踪,若不是荆无明,这一切就更加说不通了。




鬼厉的脑子越来越乱,在心里默念清心诀也于事无补,毫无作用。




两人俱是沉默,鬼厉抬头看向阿吉,发现他闭着眼睛,似也是在强行忍耐,不由得开口唤他:“阿吉……”




这一声竟是说不出的喑哑又缠绵,鬼厉自己暗暗吃惊,立刻住口。他突然意识到,只要阿吉出现在自己视野里,他便有失控的可能。




他必须马上和阿吉分开。


 




鬼厉迅速站起身,腿下却出乎预料地一软,还未跌坐回椅子,阿吉已经闪到他身边,一把捞住他的腰。阿吉的棉衣上带着皂角和阳光的味道,除此之外还奇异地混着一股仿似新鲜草木的苦涩清香,如有实质,扑面而来,却是让鬼厉越发站不起身,只能软倒在阿吉怀里。




鬼厉心里蓦地一紧,伸出手抵住他肩膀,试图推开和阿吉的距离,反被阿吉一把抓住攥在手里。阿吉凝视着他,漆黑的眸子里似是有惊涛骇浪,一开口声音却是低沉沙哑,像是千般情绪皆蓄在心中,发泄不得,“鬼厉……我……”




阿吉没能说下去,再也忍耐不住,低头吻住了鬼厉。他将鬼厉整个人圈入臂中,先是试探着轻触了他嘴唇两下,然后抬手扣住他的头按向自己,逐渐加深这个吻。




诛仙剑瞬间出现在鬼厉垂在身侧的左手中,他握在手中犹豫良久,终究还是没能举起来,在阿吉发现之前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掌心。




阿吉身上火热的温度隔着两人的衣服传了过来,鬼厉被唇齿间的触感迷惑了一般,忘了要挣开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阿吉细细吻了片刻,终于撬开了他的齿关,鬼厉短促地“呜”了一声,心中莫名生出一种“合该如此”的满足感。




原本被阿吉握住的手已变成两人十指相扣,鬼厉另一只手也不知不觉搂在了阿吉背上。阿吉不满足于单纯吻他,随手将桌上的碗碟扫至一旁,一把将鬼厉抱起按在桌上,整个人压了上去,一边沿着他的颈项吻下去,一边如愿以偿地解开了鬼厉棉衣的腰带。他吮咬间格外用力,似是要将那男人之前留下的淤痕全部用自己的印记覆盖掉。




鬼厉被阿吉身上越发浓重的草木气息恍惚了些许,心思迷蒙,歪着脖子任他动作,一手攀附着他的肩膀,一手向后撑在桌上,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。鬼厉扭头看去,原是小灰无声无息地蹲在旁边,两只爪子支着脑袋,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俩。




鬼厉猛地醒过神来,将阿吉正在不断动作的脑袋抱住,按在自己胸口,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道:“小灰,今晚上你就在花厅睡吧。”




那猴子点点头,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,拖着他的大酒袋从桌上蹦了下去,溜溜达达地跑开了。


 


点我




阿吉独自坐起来,把从桌边一路脱至床头的衣服捡起来穿上,又一次出门打了热水,替两人擦洗身体。阿吉略微低头,仍旧在鬼厉身上闻到了那股桂花的香味,不过比方才清淡许多。他为鬼厉又换上一件灰白色的干净棉衣,看着他身上那一处处自己造成的痕迹,心里一动,还未等他意识到那是什么,那感觉又烟消云散了。




做完这些,已过子时,阿吉感到了罕有的疲惫。他替鬼厉盖上薄被,在他眉间轻吻了一下,而后靠着鬼厉侧身合衣睡下。阿吉很快也入了梦,梦里那股清雅的桂花味依然温和地围绕周身。






阿吉第二日再醒来时,身边人已经没了踪影。他站起环顾一番,在桌上看到了一锭十两的金子,底下还压着一张纸,上书七字小楷“青山不改水长流”。拿起那张纸,阿吉面上略带了点笑意,却听见门外传来的窸窣声。他迅速将那金子收了起来,恢复了一张木讷面瘫脸,对上推门而入的韩大奶奶。




韩大奶奶没有直接搭理他,而是走进那密室,四处察探着看了看。阿吉慢吞吞地跟在她身后,隔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。韩大奶奶突然转身看他,眼神直往他下身扫,“你昨晚过得如何?”




阿吉不知道她在昨天鬼厉被下药这件事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只能含糊地回应道:“都挺好的。”




“看起来你还挺享受,可惜了我们这不做相公生意。”韩大奶奶皮笑肉不笑,“若不是那几位里面有大人物在,我也不会做这砸招牌的买卖。”




阿吉垂下眼皮,目光注视着地板,只静静听着。他知道自己不用发问,韩大奶奶也会全部都告诉他。这个女人似乎有着满腔的倾诉欲,尤其是面对他的时候,“荆公子吩咐过的,昨晚上送进你们房里的酒全部都加了特殊的料,连我都不知道是什么,还替你担心了一会。”




阿吉默然无语,心里却是有些奇怪,难道昨晚他们俩受的影响,真的只是酒的问题?鬼厉身上那股突然出现的桂花香又是怎么回事?




韩大奶奶转着粗胖手指上的金戒指,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阿吉,“你陪那个黑衣公子睡了一晚上,他都没给你赏钱?”




阿吉嗯了一声,“他喝醉了,很快睡着了。”




韩大奶奶狐疑地盯着他的表情仔细瞧,想要寻出破绽,却什么端倪也没看出,阿吉始终都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模样。她移开视线,又大步地走了出去,直接离开了包间,“你把这房间收拾收拾吧。这密室的门又坏了,你去找人来修。”




阿吉答应下来,在她出门后低头捡起了一块绣着暗纹的黑色衣料。他掸了掸浮尘,叠好放进了自己怀中。这似乎是昨晚那一场风流韵事硕果仅存的印记,让他不由得珍而重之。




阿吉有些遗憾未能和鬼厉告别,心中却并不是十分的难过。他有种预感,他和鬼厉的缘分,才刚刚开始。




—TBC—




他俩身上的味道我就随便选了自己喜欢的两种,感觉还算跟人设搭调hhhh




第四章

【lingrass】翡翠衾寒 十一

灯前事:

阿吉X鬼厉




一辆收尾工作未结束的车…


warning:伪ABO 雷者慎 细节勿深究




第一章


上一章




十一.


鬼厉看着那两个瑟缩在角落里的女孩,手中红光一闪,笼子上的锁咔哒一声打开了。他偏过头冲阿吉使个眼色,接着就退到了一边去。阿吉知他约莫是懒得管这些事,便主动走上前,把门拉开,“出来吧,没事了。”


 


两个小姑娘抱着胸走出来,俱是惶恐地低着头,不敢看人。鬼厉心知在她俩眼中,自己和阿吉估计已成了杀人狂魔,也不想费口舌解释,径自走到旁边的椅子边坐下,等着他去处理这些麻烦。


 


阿吉对着这么小的姑娘也是感到相当棘手,欲安慰几句,却又不敢盯着她们看——那半透明的薄纱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挡不住,他压根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里放才好。


 


鬼厉撑着下巴欣赏了一会他局促的模样,然后才施施然地冲旁边一女子说道:“金姑娘,劳烦你帮她俩找几件衣服来。”


 


阿吉这才注意到,铁头那三姨太太居然没有随之前那些人离开,一时有些诧异地向她看过去。


 


这是一个很美的女人,虽然容貌并不绝色,但满身风情,妖娆多姿。她正牢牢地盯着阿吉,审视的眼神里并不是恐惧,而是一种奇异的迷惑与欢喜。


 


金兰花听到鬼厉的话,点头应下,款款离开,又迅速回来,拿了两件厚实的衣服盖在了两个小姑娘身上,把她们包得严严实实。


 


做完了这些,她突然对着阿吉道:“我认识你。”


 


阿吉道:“这个公馆里的人都知道我是谁。”


 


金兰花摇头,“你并不是什么阿吉,我以前一定见过你。”


 


“你看错了。”阿吉声音随之冷下来,“我刚刚杀了你男人,金姑娘悲伤震惊之下认错人,想来也是正常事。”


 


金兰花语气非常的镇定,“铁头这种人,造了那么多杀孽,迟早是要遭报应,死在你手里或者死在别人手里,没有区别。”


 


阿吉不说话了,鬼厉也略感意外,不由侧目看她。


 


金兰花瞥了眼那两个小姑娘,抚着鬓角笑起来,“我没爹没娘,在比她们俩还要小的时候就被人牙子卖去了妓院。可惜没能遇到两位公子这样好心肠的人,十四岁便被破了身,辗转过不知多少人的床上,直到被铁头看上,成了他的三姨太。”


 


她又看向阿吉,“我见过的男人多得数不过来,但像你这样的太少了。只要见过一面就不会忘记,不管你变作什么样,又有了怎样的名字,我都能认出来。”


 


阿吉沉默良久,开口道:“你该忘了我。”


 


“忘了你?我倒是想,但是我做不到……你知道么,我这一生只爱过你这一个男人。”金兰花眼里渐渐有了泪意,“你当然不会知道,因为我不过是你无数个女人的其中之一,又是个自甘下贱的婊子。”


 


阿吉感到一阵说不上来的恼火与烦闷。他下意识地想回头看看鬼厉的神色,但还是忍住了。


 


金兰花向他走近了一步,眼神格外凄婉,“外面一直在传三少爷已经死了,我从没有相信过。在我心里,像你这种男人,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是死在病榻上。”


 


阿吉侧着身子避开她,沉声道:“他确实已经死了。我叫阿吉,没用的阿吉。”


 


他终于望了眼鬼厉,“三少爷喜欢女人,阿吉男人女人都不喜欢,只在乎这一个人。”


 


鬼厉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淡然地看着他,面色沉静,并无一丝波动。


 


金兰花也看向鬼厉,花容惨淡,沉默无语。许久之后她抬起手,擦去那未落下的泪水,低声道:“我明白了,等会我便离开。不出意外的话,明早竹叶青便会亲自来这里见你。二位公子既然敢找上门来,想必对此乐见其成。”


 


“金姑娘,旁边那堆银子你拿走吧。”鬼厉终于开了口,“顺便把这两个女孩也带走,好好安顿。我们的确没有好去处给她们去安排。”


 


金兰花点头应下,“公子着实是个好人。”


 


听到“好人”两个字,鬼厉自嘲似的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。他起身,向公馆里面走去,阿吉连忙问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
 


鬼厉脚步不停,“我去看看哪里适合过夜。”


 


阿吉凝望着他的背影,片刻后却是对着金兰花道:“动作快点吧。若是被大老板的人看到,你估计就走不掉了。”


 


金兰花不再言声,将桌上的银子收拾好,又拿了些自己的首饰和衣物,揽着两个女孩便要离开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还是望了一眼阿吉,“虽然这样说有些唐突,但我的确……非常羡慕那位公子。”


 


阿吉眉目里的不耐烦越发浓重,金兰花见状勉强笑了一下,“是我多话了。你放心,你身份这个秘密,我谁都不会说。”她顿了顿,又压低声音道:“希望……希望你们能少遇些磨难吧。”


 


阿吉看着她离开公馆大门,这才缓缓开口:“谢谢。”


 


金兰花身子一颤,终究没再回头,带着两个女孩走远了。


 


 


 


这座三层的公馆内里的确别有洞天,房间多得数不过来。阿吉不知鬼厉在哪,只好一个个地寻过去,最后才在顶层的阁楼里找到了他。


 


阁楼比其他房间都要大,中间放着一张床,顶上有两扇天窗。屋内只在床头的小木桌上点了一盏灯,鬼厉坐在床边,手指时不时地去撩一下那昏黄幽暗的烛火,似是出了神。阿吉松了口气,走过去坐到他身边,“刚才一直找不到你,真怕你就这样走了。”


 


鬼厉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,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那火焰。阿吉敏锐地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,伸手将他整个人圈进自己怀里,“怎么了?”


 


鬼厉顺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在他肩膀上,仰头看他,“没什么——只是想通了一点事情。”


 


阿吉闻言搂紧他的腰,心里涌上来一股奇怪的心慌错觉,正要追问,鬼厉却突然凝视着他的眼睛,开口道:“要做吗?”


 


怀里的身体温热柔软,鼻间盈满的桂花香气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惑人心神起来,阿吉愣在那里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
 


鬼厉却已挣开了他的手臂,起身将那烛火吹灭。他站在床边,转身面对着阿吉,慢慢散开头发,解去腰带,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在地上。阿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动作,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。天窗漏下来的那一捧月光,仿佛全然笼在了鬼厉身上,让他的皮肤在黑夜里也有了玉石一样莹润的色泽。


 


他看着阿吉,又认真地问了一遍:“要做吗?”




点我




—TBC—




十二章

芝麻多多2006:

今天是特别重要的一天,因为宝宝三岁了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这张图,虽然高糊,脑补随意……

总感觉一大波车正在靠近,我好方

为避免和别人撞车,趁夜深人静,悄悄来一发……


祝草草永远幸福!永远性福!!

………………我是纯洁的车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我想看着你!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公子伸手来扯鬼厉的衣服,我上次看见的,还是你十年前的身体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的玄色衣袍,被小公子雪白修长的手指扯开,露出胸膛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他的身体也很苍白,细腻的肌肤下包裹着的块块肌肉形状分明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的手指在鬼厉的胸口抚过,眼中却泛起了泪光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你比以前瘦了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十年的风雨,昔日年少成名的血公子,有了一点沧桑,气势却更凌厉逼人。





        可是你还是那么好看,小公子深深叹气,还是我最喜欢的样子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的长袍被扔到地上,刚好覆上小凡的,朦胧月光下,两件衣服彼此交缠着,似乎也生出一番旖旎的风光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凡把鬼厉拉近自己,再一次吻住了他的唇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控制不住的颤抖,小凡紧紧的绞住他,让他无法自持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凡见鬼厉不动,心里火烧般的难耐,忍不住想翻到鬼厉身上自己来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 鬼厉一把抱住他





        你这样会累到,第一次你躺着就好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那你到底做不做呀?






        我做……做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无比艰难的回答,





        如果你受不住,一定要把我踢开,怎么暴力怎么来!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想想不放心,再叮嘱小凡一遍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嗯……嗯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显然没心思回答他的问题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十年的干柴烈火一旦点着,简直毁天灭地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在属于他的领地上,鬼厉轻轻的来回点弄着,动作无比温柔,却又无比准确,反复撩拨着小凡最敏感的那点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灵魂深处蛰伏已久的原始感觉被突然唤醒,所有的感官都一一复苏,等待着,兴奋着,企盼着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轻柔地辗转,细细的研磨,知道这样是最能唤起小公子感觉,但又不至于累到他的最佳方式。




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酸胀感瞬间转化为酥麻,从尾椎迅速窜上脊柱,放射般游遍全身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巨大的暖流铺天盖地而来,将小公子淹没,他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。








       鬼厉的动作很慢,一点儿也没有弄疼小凡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凡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,忍不住道:






        你不用忍的这么辛苦,我受的住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凶巴巴的说,别废话,专心点!

(鬼厉大大OS:阿七,三哥哥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?再撩我出了事谁负责啊!)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的叫声就是烈性春药,刺激的鬼厉简直无法忍受。小凡面皮薄,不肯大声叫出来,但偏偏是这种带着压抑克制的呻吟,仿佛绵软的小钩子,把鬼厉的三魂七魄都勾走了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两具美好的身体交缠在一起,小弟子纤细清瘦,却有着无尽的活力。鬼厉精壮矫健,像一只体态优美的豹子。小公子的腰肢摆动,迎合着鬼厉。鬼厉扶着他的腰,找到让小凡最省力,却又最能感受到他的合适角度。他们互相完美契合,水声泽泽,伴随着两人动情的呻吟,相携着冲击一个又一个顶峰。





        三哥哥,你现在的样子,我好喜欢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忍不住表白。




        汗水不停沁出,打湿彼此,又交融在一起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似乎不会有尽头的快感一波一波不断袭来,小凡的眼睛模糊了,他看着身上的鬼厉,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。鬼厉自己支持着身体重量,一点儿也没压到他。要怎样的小心翼翼,才能做到在这种时刻全心全意护着他,不让他受一丝儿累,給他全部欢愉。他的腰被鬼厉托着,动起来一点儿也不费劲,鬼厉如此的细心体贴,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忽然有一滴水珠落下来,打在小凡脸上。小凡抬手想帮鬼厉擦汗,可是他却愣住了,落下的不是汗滴,而是鬼厉的泪珠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副宗主大人居然哭了!
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慌了手脚,一把抱住鬼厉,就去吻他的泪珠。可是,为什么越吻越多了,鬼厉哭的整个身子都在打颤,根本停不下来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  三哥哥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手足无措起来,只是学着以前鬼厉安抚他的样子,一下一下抚着他的长发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 阿七!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刻了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副宗主大人哭的像个小孩子,抽抽嗒嗒的唤着他……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阿七!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这声声呼唤里有多少誓死呵护的浓情蜜意,有多少失而复得的珍惜庆幸,有多少相伴一生的决心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小凡全都听懂了,他全身心的回应着:






        三哥哥,我在这里……永远都在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凑到他耳边,暗哑的声音道:一起,好不好?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重重的应了一声,紧紧抱住鬼厉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的呼吸急促起来,他最懂他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的声音带上了哭腔,眼神迷离。身体里抽绞的力量大的让鬼厉把持不住。鬼厉开始最后的冲击,他始终念着小凡的身体,所以只以角度和技巧取胜,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恣意妄为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即便如此,小公子也已经耐受不住,十年未经人事的身体,此刻敏感的不得了。带着泣音的呻吟撩拨着鬼厉的理智,时刻挑战着他的底线,引得他不知不觉间加大了力度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一下子高声叫起来,好听的哭腔,和身下剧烈的抽绞,轰然窜入鬼厉脑中,彻底剪断了他最后的自持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开始了猎豹冲刺般的进击。越来越逼仄的地方,被他一次次闯入,却又深深挽留般钳制住他,不放他离去。他凭借惊若游龙般的速度抽身而退,下一次却带着更强势的姿态摧城拔寨,带着席卷一切的气势强势归来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初夏宁静的夜里,虫鸣蛙声似乎都安静下来,不愿惊扰这十年的美梦。





       让人脸红心跳,血脉偾张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从屋中悄悄逸出,在夜风之中渐传渐远,悠悠飘散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身下的被子被紧紧揪起,骨节泛白的手指攥着不放,微微颤动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,全身紧紧的绷了起来。鬼厉抱住他,从下面开始的抽动迅速传遍全身,似乎连灵魂都被他一起抽走了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 原始的欲望如山呼海啸般排山倒海而来,带着一泄千里的气势,世界都仿佛玄幻的颠倒来去,不停旋转,他们被吞没其中,紧紧抱在一起,不停颤抖,仿佛这就是世界的尽头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最后爆发的激情象一只终被驯服的巨大远古凶兽,由恣情的肆虐不羁,终于变得温顺,任由他们驾驭着,纵情驰骋。鬼厉狠狠吻着小凡,似乎要把十年的思念都揉在其中。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整个人慢慢软下来,在鬼厉怀中化成一滩春水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他晕红的身体这么好看。





        三哥哥,我好喜欢你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可是我真的困了,我要睡了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看着小公子累成这样还不忘向他表白,鬼厉有点后悔刚才太投入了。前面明明控制的好好的,为什么最后乱来!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搭了一下小公子的脉搏,平稳有力,恩,他真的只是累了而已。下一次我一定会注意的(喂喂喂,副宗主大人,要不要这么快开始计划下一次呀)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真的几乎一下子就睡着了,鬼厉甚至还没有退出来。鬼厉想,就这样吧,他想这样想很久了,要抱着阿七,跟他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,一点空隙也不留。






       高潮平复下去的余波还未褪尽,小公子虽然睡着了,但身体偶尔还会抽搐一下,带的鬼厉也全身打颤,从未这样深切的感受到小凡真的回到他身边了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巨大的幸福感和真实感将他吞没,抱着睡熟的小公子,副宗主大人又哭了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 十年的辛酸,磨难,痛苦,委屈……在今夜统统被冲刷干净,





         荡涤着身心,无边无际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以后,永远永远,都是这样甜蜜的日子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是的,生生世世,永不分离!







FIN







啊,终于把鬼厉大大写哭 了,有没有觉得人设崩了呀?如果有的话,我再改改?

有没有人在听墙角?我也好喜欢这么温柔的副宗主大人,星星眼

小凡宝宝说,你们都走开,副宗主大人这个样子只有我能看!





芝麻多多2006:

不发图不会发文之二,接上一篇,同一时间空间,续写。
《归时雪》番外更新了,看哭。原文的格局终究是我不能企及之高度,写衍生小片段,都怕和原人物设定相违。不敢用猥琐的词语,怕亵渎了厉凡美好纯粹的感情。所以虽然写的是车,也希望没有一丝不堪的镜头。我是太爱三七这一对了吧。因为没有看过原文作者的这段,纯自己臆想,所以一定是和原文有很大差异的,希望看过原文的不会有不适,纯粹当同人吧。
本来写了两篇,后来发现时间线有矛盾。开始是想修改的,但是《归时雪》番外篇一出,顿时觉得写再多也是画蛇添足,原作是不可逾越之高度。所以将两篇整合了。不知道会不会hx,写的是车,但应该没有什么逾矩的用词吧。希望写的不恶俗,有些用词写出来都觉得是亵渎。
应该不会再写了,本来就手废,再就觉得厉凡就应该在意犹未尽中让大家细细品味,写的太直白就失了意境。
还是要表白原作者及剧组,我也是深爱厉凡的,希望没有冒犯到,毕竟厉凡是你们一手创作出来,展现在大家面前。如果你们看到,觉得不舒服,请告知,会删。
最后再表白草草一万次,有你的吸引,才能看到这么有才的草粉,创作出这么摄人心魄的作品。你们都和草草一样,会有无限光明的未来,么么扎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天人交战!

        鬼厉对这具身体太熟悉了,找到最契合的角度,对他来说不费吹灰之力。小公子感受到了,他只要松一口气,就会沉沦在无边欲海之中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身上已经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,被折磨过的地方有着斑斑驳驳的青紫印记。肌肤因为情欲而泛起好看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 他被鬼厉弄的喘不过气来,身体真实的反应,完全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。他想落荒而逃,身体却紧紧绞住鬼厉不放。交缠在一起的身体和以前并无不同,一颗心却不知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    身体有多快乐,心就有多痛,以前鬼厉给他的欢愉和温柔,此刻犹如千万支利箭,将他的心射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昏昏沉沉的想,

        坚持不住了,

        身体的巨大欢愉就要将他击沉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,明天,一切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,明天,一觉醒来,鬼厉还是他的三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这可怕的一切,只是一场梦魇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张小凡自然知道鬼厉最喜欢的方式,他迎着鬼厉送上了自己。他们的身体都如此诚实,如此知道彼此的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听见了鬼厉熟悉的呻吟声,两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肢体相缠,仿佛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,燃烧融化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 小弟子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,眼底虽然有倦意,但那倔强的眼神如一把匕首,直刺进鬼厉的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 好像,记得这个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 温柔而倔强的眼神,在鬼厉的脑海中浮起了模糊的影子,他恨不得伸出手抓住那影子,仔细看一看,那究竟是什么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结魂灯明灭起来,灯体晃动,似乎有什么要冲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王走到灯边,冷笑道,张小凡,你能耐不小啊!

        他起手作势,加固了封印,想了想之后,又在外面添加了一层禁制。

        结魂灯安静下来,光也迅速黯淡下去,归于平静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厉猛然间加快了动作,力度也不断加大,次次都是小公子最最敏感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想逃走,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哭喊起来,

        不要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不要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厉冷笑一声,不要……,由得了你吗?

        万箭穿心!!

        鬼厉这笑声中满是轻蔑与嘲弄,冷漠的语气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 欲擒故纵?!

        小弟子紧紧绞住他,他每动一次都感觉得到被紧紧裹住要炸裂的快感就要破体而出。他听见自己的呻吟和喘息声,与这个小弟子的声音交织在一起。还有两具身体的撞击声和水声,这些声音刺激着他无暇再想其它,只是抱住小弟子不住的进击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的嗓子已经哑了,他撑不住了,要守住神识的最后一丝清明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。身体不是自己的,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将他吞没,再也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 鬼厉每一次用欢愉将他带到浪尖,就有无数利箭将他刺穿,让他坠落至崖底,一次又一次,飞的越高,他就坠的越深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绝望了,鬼厉已经不是他的三哥哥了,可是他身体的感觉,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强烈。他眼底瞬间浮起泪花,因为三哥哥疼惜他,怕他受不住,从来都没有用全力,而此刻的鬼厉,只是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 从前有多甜蜜,现在就有多痛苦,小公子脑中轰隆隆响成一片,他哭喊着叫出声来,

         三哥哥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厉突然怔住,他听见了,

        三哥哥,

        这是谁?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前面叫过无数次自己的名字,他虽然根本就没有理睬他,可是现在这样的时刻,他却叫着别人的名字?

        鬼厉稍一停顿,就感觉到一阵热流从心头滚过,烧灼着他,他自己也不知道,为什么会更加用力的掐住了小弟子的腰,报复般狠狠的撞击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那个地方,虽然是第一次,但鬼厉觉得他就是知道,小公子马上就要臣服在他身下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哭喊的声音被竭力压抑着,他似乎也觉察到了鬼厉愈发疯狂的动作,但是他已经无力抵挡了。

       小公子的身体突然僵硬,红晕几乎蔓延到脚尖,他剧烈的颤抖起来。里面紧紧的抽绞让鬼厉也忍不住了,他闷哼一声,脑内似乎有无数烟花炸开,身体随小公子一起抖着,他在内,他在外,世界似乎停滞了,只有美丽的烟花在不停的绽开,绽开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厉从恍惚中回过神来,急切的去看身下人。小公子的脸上布满红晕,眼神迷离,恍惚间失了神的样子,鬼厉突然发现小公子真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小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鬼厉尝试着叫小公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小弟子似乎回过神来,目光盯住了鬼厉,慢慢的,眼神中重新焕发出了光彩。他的眼睛也很好看,鬼厉在心里想。
 

       你,是叫……张小凡吗?

       鬼厉愿意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小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 小弟子眼中的光芒一下子黯淡,熄灭了。他身体软软倒下去,缓缓合上了眼睫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战,他终究是,一败涂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