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风

半世花开,半生花落。

芝麻多多2006:

今天是特别重要的一天,因为宝宝三岁了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这张图,虽然高糊,脑补随意……

总感觉一大波车正在靠近,我好方

为避免和别人撞车,趁夜深人静,悄悄来一发……


祝草草永远幸福!永远性福!!

………………我是纯洁的车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我想看着你!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公子伸手来扯鬼厉的衣服,我上次看见的,还是你十年前的身体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的玄色衣袍,被小公子雪白修长的手指扯开,露出胸膛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他的身体也很苍白,细腻的肌肤下包裹着的块块肌肉形状分明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的手指在鬼厉的胸口抚过,眼中却泛起了泪光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你比以前瘦了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十年的风雨,昔日年少成名的血公子,有了一点沧桑,气势却更凌厉逼人。





        可是你还是那么好看,小公子深深叹气,还是我最喜欢的样子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的长袍被扔到地上,刚好覆上小凡的,朦胧月光下,两件衣服彼此交缠着,似乎也生出一番旖旎的风光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凡把鬼厉拉近自己,再一次吻住了他的唇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控制不住的颤抖,小凡紧紧的绞住他,让他无法自持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凡见鬼厉不动,心里火烧般的难耐,忍不住想翻到鬼厉身上自己来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 鬼厉一把抱住他





        你这样会累到,第一次你躺着就好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那你到底做不做呀?






        我做……做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无比艰难的回答,





        如果你受不住,一定要把我踢开,怎么暴力怎么来!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想想不放心,再叮嘱小凡一遍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嗯……嗯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显然没心思回答他的问题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十年的干柴烈火一旦点着,简直毁天灭地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在属于他的领地上,鬼厉轻轻的来回点弄着,动作无比温柔,却又无比准确,反复撩拨着小凡最敏感的那点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灵魂深处蛰伏已久的原始感觉被突然唤醒,所有的感官都一一复苏,等待着,兴奋着,企盼着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轻柔地辗转,细细的研磨,知道这样是最能唤起小公子感觉,但又不至于累到他的最佳方式。





        熟悉的酸胀感瞬间转化为酥麻,从尾椎迅速窜上脊柱,放射般游遍全身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巨大的暖流铺天盖地而来,将小公子淹没,他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。








       鬼厉的动作很慢,一点儿也没有弄疼小凡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小凡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,忍不住道:






        你不用忍的这么辛苦,我受的住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凶巴巴的说,别废话,专心点!

(鬼厉大大OS:阿七,三哥哥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?再撩我出了事谁负责啊!)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的叫声就是烈性春药,刺激的鬼厉简直无法忍受。小凡面皮薄,不肯大声叫出来,但偏偏是这种带着压抑克制的呻吟,仿佛绵软的小钩子,把鬼厉的三魂七魄都勾走了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两具美好的身体交缠在一起,小弟子纤细清瘦,却有着无尽的活力。鬼厉精壮矫健,像一只体态优美的豹子。小公子的腰肢摆动,迎合着鬼厉。鬼厉扶着他的腰,找到让小凡最省力,却又最能感受到他的合适角度。他们互相完美契合,水声泽泽,伴随着两人动情的呻吟,相携着冲击一个又一个顶峰。





        三哥哥,你现在的样子,我好喜欢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忍不住表白。




        汗水不停沁出,打湿彼此,又交融在一起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似乎不会有尽头的快感一波一波不断袭来,小凡的眼睛模糊了,他看着身上的鬼厉,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。鬼厉自己支持着身体重量,一点儿也没压到他。要怎样的小心翼翼,才能做到在这种时刻全心全意护着他,不让他受一丝儿累,給他全部欢愉。他的腰被鬼厉托着,动起来一点儿也不费劲,鬼厉如此的细心体贴,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忽然有一滴水珠落下来,打在小凡脸上。小凡抬手想帮鬼厉擦汗,可是他却愣住了,落下的不是汗滴,而是鬼厉的泪珠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副宗主大人居然哭了!
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慌了手脚,一把抱住鬼厉,就去吻他的泪珠。可是,为什么越吻越多了,鬼厉哭的整个身子都在打颤,根本停不下来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  三哥哥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手足无措起来,只是学着以前鬼厉安抚他的样子,一下一下抚着他的长发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 阿七!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刻了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副宗主大人哭的像个小孩子,抽抽嗒嗒的唤着他……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阿七!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这声声呼唤里有多少誓死呵护的浓情蜜意,有多少失而复得的珍惜庆幸,有多少相伴一生的决心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小凡全都听懂了,他全身心的回应着:






        三哥哥,我在这里……永远都在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凑到他耳边,暗哑的声音道:一起,好不好?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重重的应了一声,紧紧抱住鬼厉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的呼吸急促起来,他最懂他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凡的声音带上了哭腔,眼神迷离。身体里抽绞的力量大的让鬼厉把持不住。鬼厉开始最后的冲击,他始终念着小凡的身体,所以只以角度和技巧取胜,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恣意妄为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即便如此,小公子也已经耐受不住,十年未经人事的身体,此刻敏感的不得了。带着泣音的呻吟撩拨着鬼厉的理智,时刻挑战着他的底线,引得他不知不觉间加大了力度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一下子高声叫起来,好听的哭腔,和身下剧烈的抽绞,轰然窜入鬼厉脑中,彻底剪断了他最后的自持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开始了猎豹冲刺般的进击。越来越逼仄的地方,被他一次次闯入,却又深深挽留般钳制住他,不放他离去。他凭借惊若游龙般的速度抽身而退,下一次却带着更强势的姿态摧城拔寨,带着席卷一切的气势强势归来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初夏宁静的夜里,虫鸣蛙声似乎都安静下来,不愿惊扰这十年的美梦。





       让人脸红心跳,血脉偾张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从屋中悄悄逸出,在夜风之中渐传渐远,悠悠飘散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身下的被子被紧紧揪起,骨节泛白的手指攥着不放,微微颤动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,全身紧紧的绷了起来。鬼厉抱住他,从下面开始的抽动迅速传遍全身,似乎连灵魂都被他一起抽走了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 原始的欲望如山呼海啸般排山倒海而来,带着一泄千里的气势,世界都仿佛玄幻的颠倒来去,不停旋转,他们被吞没其中,紧紧抱在一起,不停颤抖,仿佛这就是世界的尽头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 最后爆发的激情象一只终被驯服的巨大远古凶兽,由恣情的肆虐不羁,终于变得温顺,任由他们驾驭着,纵情驰骋。鬼厉狠狠吻着小凡,似乎要把十年的思念都揉在其中。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整个人慢慢软下来,在鬼厉怀中化成一滩春水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他晕红的身体这么好看。





        三哥哥,我好喜欢你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可是我真的困了,我要睡了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  看着小公子累成这样还不忘向他表白,鬼厉有点后悔刚才太投入了。前面明明控制的好好的,为什么最后乱来!






        鬼厉搭了一下小公子的脉搏,平稳有力,恩,他真的只是累了而已。下一次我一定会注意的(喂喂喂,副宗主大人,要不要这么快开始计划下一次呀)




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真的几乎一下子就睡着了,鬼厉甚至还没有退出来。鬼厉想,就这样吧,他想这样想很久了,要抱着阿七,跟他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,一点空隙也不留。






       高潮平复下去的余波还未褪尽,小公子虽然睡着了,但身体偶尔还会抽搐一下,带的鬼厉也全身打颤,从未这样深切的感受到小凡真的回到他身边了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巨大的幸福感和真实感将他吞没,抱着睡熟的小公子,副宗主大人又哭了……






       十年的辛酸,磨难,痛苦,委屈……在今夜统统被冲刷干净,





         荡涤着身心,无边无际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以后,永远永远,都是这样甜蜜的日子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  是的,生生世世,永不分离!







FIN







啊,终于把鬼厉大大写哭 了,有没有觉得人设崩了呀?如果有的话,我再改改?

有没有人在听墙角?我也好喜欢这么温柔的副宗主大人,星星眼

小凡宝宝说,你们都走开,副宗主大人这个样子只有我能看!





评论

热度(64)

  1. lei2246580芝麻多多2006 转载了此图片
    这是我看过的最唯美感人的车,一点都不媚俗,充满失而复得之后的珍惜。愿相爱的人能一直在一起,长长久久。...
  2. 微风芝麻多多2006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