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风

半世花开,半生花落。

芝麻多多2006:

不发图不会发文之二,接上一篇,同一时间空间,续写。
《归时雪》番外更新了,看哭。原文的格局终究是我不能企及之高度,写衍生小片段,都怕和原人物设定相违。不敢用猥琐的词语,怕亵渎了厉凡美好纯粹的感情。所以虽然写的是车,也希望没有一丝不堪的镜头。我是太爱三七这一对了吧。因为没有看过原文作者的这段,纯自己臆想,所以一定是和原文有很大差异的,希望看过原文的不会有不适,纯粹当同人吧。
本来写了两篇,后来发现时间线有矛盾。开始是想修改的,但是《归时雪》番外篇一出,顿时觉得写再多也是画蛇添足,原作是不可逾越之高度。所以将两篇整合了。不知道会不会hx,写的是车,但应该没有什么逾矩的用词吧。希望写的不恶俗,有些用词写出来都觉得是亵渎。
应该不会再写了,本来就手废,再就觉得厉凡就应该在意犹未尽中让大家细细品味,写的太直白就失了意境。
还是要表白原作者及剧组,我也是深爱厉凡的,希望没有冒犯到,毕竟厉凡是你们一手创作出来,展现在大家面前。如果你们看到,觉得不舒服,请告知,会删。
最后再表白草草一万次,有你的吸引,才能看到这么有才的草粉,创作出这么摄人心魄的作品。你们都和草草一样,会有无限光明的未来,么么扎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天人交战!

        鬼厉对这具身体太熟悉了,找到最契合的角度,对他来说不费吹灰之力。小公子感受到了,他只要松一口气,就会沉沦在无边欲海之中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身上已经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,被折磨过的地方有着斑斑驳驳的青紫印记。肌肤因为情欲而泛起好看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 他被鬼厉弄的喘不过气来,身体真实的反应,完全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。他想落荒而逃,身体却紧紧绞住鬼厉不放。交缠在一起的身体和以前并无不同,一颗心却不知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    身体有多快乐,心就有多痛,以前鬼厉给他的欢愉和温柔,此刻犹如千万支利箭,将他的心射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昏昏沉沉的想,

        坚持不住了,

        身体的巨大欢愉就要将他击沉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,明天,一切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,明天,一觉醒来,鬼厉还是他的三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  而这可怕的一切,只是一场梦魇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张小凡自然知道鬼厉最喜欢的方式,他迎着鬼厉送上了自己。他们的身体都如此诚实,如此知道彼此的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听见了鬼厉熟悉的呻吟声,两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肢体相缠,仿佛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,燃烧融化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 小弟子额上布满细密的汗珠,眼底虽然有倦意,但那倔强的眼神如一把匕首,直刺进鬼厉的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 好像,记得这个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 温柔而倔强的眼神,在鬼厉的脑海中浮起了模糊的影子,他恨不得伸出手抓住那影子,仔细看一看,那究竟是什么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结魂灯明灭起来,灯体晃动,似乎有什么要冲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王走到灯边,冷笑道,张小凡,你能耐不小啊!

        他起手作势,加固了封印,想了想之后,又在外面添加了一层禁制。

        结魂灯安静下来,光也迅速黯淡下去,归于平静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厉猛然间加快了动作,力度也不断加大,次次都是小公子最最敏感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想逃走,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哭喊起来,

        不要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不要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厉冷笑一声,不要……,由得了你吗?

        万箭穿心!!

        鬼厉这笑声中满是轻蔑与嘲弄,冷漠的语气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 欲擒故纵?!

        小弟子紧紧绞住他,他每动一次都感觉得到被紧紧裹住要炸裂的快感就要破体而出。他听见自己的呻吟和喘息声,与这个小弟子的声音交织在一起。还有两具身体的撞击声和水声,这些声音刺激着他无暇再想其它,只是抱住小弟子不住的进击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的嗓子已经哑了,他撑不住了,要守住神识的最后一丝清明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。身体不是自己的,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将他吞没,再也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 鬼厉每一次用欢愉将他带到浪尖,就有无数利箭将他刺穿,让他坠落至崖底,一次又一次,飞的越高,他就坠的越深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绝望了,鬼厉已经不是他的三哥哥了,可是他身体的感觉,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强烈。他眼底瞬间浮起泪花,因为三哥哥疼惜他,怕他受不住,从来都没有用全力,而此刻的鬼厉,只是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 从前有多甜蜜,现在就有多痛苦,小公子脑中轰隆隆响成一片,他哭喊着叫出声来,

         三哥哥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厉突然怔住,他听见了,

        三哥哥,

        这是谁?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前面叫过无数次自己的名字,他虽然根本就没有理睬他,可是现在这样的时刻,他却叫着别人的名字?

        鬼厉稍一停顿,就感觉到一阵热流从心头滚过,烧灼着他,他自己也不知道,为什么会更加用力的掐住了小弟子的腰,报复般狠狠的撞击。
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那个地方,虽然是第一次,但鬼厉觉得他就是知道,小公子马上就要臣服在他身下。

        小公子哭喊的声音被竭力压抑着,他似乎也觉察到了鬼厉愈发疯狂的动作,但是他已经无力抵挡了。

       小公子的身体突然僵硬,红晕几乎蔓延到脚尖,他剧烈的颤抖起来。里面紧紧的抽绞让鬼厉也忍不住了,他闷哼一声,脑内似乎有无数烟花炸开,身体随小公子一起抖着,他在内,他在外,世界似乎停滞了,只有美丽的烟花在不停的绽开,绽开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厉从恍惚中回过神来,急切的去看身下人。小公子的脸上布满红晕,眼神迷离,恍惚间失了神的样子,鬼厉突然发现小公子真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小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鬼厉尝试着叫小公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小弟子似乎回过神来,目光盯住了鬼厉,慢慢的,眼神中重新焕发出了光彩。他的眼睛也很好看,鬼厉在心里想。
 

       你,是叫……张小凡吗?

       鬼厉愿意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小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 小弟子眼中的光芒一下子黯淡,熄灭了。他身体软软倒下去,缓缓合上了眼睫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战,他终究是,一败涂地……

评论

热度(65)

  1. 微风芝麻多多2006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