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风

半世花开,半生花落。

【lingrass】翡翠衾寒 十一

灯前事:

阿吉X鬼厉




一辆收尾工作未结束的车…


warning:伪ABO 雷者慎 细节勿深究




第一章


上一章




十一.


鬼厉看着那两个瑟缩在角落里的女孩,手中红光一闪,笼子上的锁咔哒一声打开了。他偏过头冲阿吉使个眼色,接着就退到了一边去。阿吉知他约莫是懒得管这些事,便主动走上前,把门拉开,“出来吧,没事了。”


 


两个小姑娘抱着胸走出来,俱是惶恐地低着头,不敢看人。鬼厉心知在她俩眼中,自己和阿吉估计已成了杀人狂魔,也不想费口舌解释,径自走到旁边的椅子边坐下,等着他去处理这些麻烦。


 


阿吉对着这么小的姑娘也是感到相当棘手,欲安慰几句,却又不敢盯着她们看——那半透明的薄纱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挡不住,他压根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里放才好。


 


鬼厉撑着下巴欣赏了一会他局促的模样,然后才施施然地冲旁边一女子说道:“金姑娘,劳烦你帮她俩找几件衣服来。”


 


阿吉这才注意到,铁头那三姨太太居然没有随之前那些人离开,一时有些诧异地向她看过去。


 


这是一个很美的女人,虽然容貌并不绝色,但满身风情,妖娆多姿。她正牢牢地盯着阿吉,审视的眼神里并不是恐惧,而是一种奇异的迷惑与欢喜。


 


金兰花听到鬼厉的话,点头应下,款款离开,又迅速回来,拿了两件厚实的衣服盖在了两个小姑娘身上,把她们包得严严实实。


 


做完了这些,她突然对着阿吉道:“我认识你。”


 


阿吉道:“这个公馆里的人都知道我是谁。”


 


金兰花摇头,“你并不是什么阿吉,我以前一定见过你。”


 


“你看错了。”阿吉声音随之冷下来,“我刚刚杀了你男人,金姑娘悲伤震惊之下认错人,想来也是正常事。”


 


金兰花语气非常的镇定,“铁头这种人,造了那么多杀孽,迟早是要遭报应,死在你手里或者死在别人手里,没有区别。”


 


阿吉不说话了,鬼厉也略感意外,不由侧目看她。


 


金兰花瞥了眼那两个小姑娘,抚着鬓角笑起来,“我没爹没娘,在比她们俩还要小的时候就被人牙子卖去了妓院。可惜没能遇到两位公子这样好心肠的人,十四岁便被破了身,辗转过不知多少人的床上,直到被铁头看上,成了他的三姨太。”


 


她又看向阿吉,“我见过的男人多得数不过来,但像你这样的太少了。只要见过一面就不会忘记,不管你变作什么样,又有了怎样的名字,我都能认出来。”


 


阿吉沉默良久,开口道:“你该忘了我。”


 


“忘了你?我倒是想,但是我做不到……你知道么,我这一生只爱过你这一个男人。”金兰花眼里渐渐有了泪意,“你当然不会知道,因为我不过是你无数个女人的其中之一,又是个自甘下贱的婊子。”


 


阿吉感到一阵说不上来的恼火与烦闷。他下意识地想回头看看鬼厉的神色,但还是忍住了。


 


金兰花向他走近了一步,眼神格外凄婉,“外面一直在传三少爷已经死了,我从没有相信过。在我心里,像你这种男人,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是死在病榻上。”


 


阿吉侧着身子避开她,沉声道:“他确实已经死了。我叫阿吉,没用的阿吉。”


 


他终于望了眼鬼厉,“三少爷喜欢女人,阿吉男人女人都不喜欢,只在乎这一个人。”


 


鬼厉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淡然地看着他,面色沉静,并无一丝波动。


 


金兰花也看向鬼厉,花容惨淡,沉默无语。许久之后她抬起手,擦去那未落下的泪水,低声道:“我明白了,等会我便离开。不出意外的话,明早竹叶青便会亲自来这里见你。二位公子既然敢找上门来,想必对此乐见其成。”


 


“金姑娘,旁边那堆银子你拿走吧。”鬼厉终于开了口,“顺便把这两个女孩也带走,好好安顿。我们的确没有好去处给她们去安排。”


 


金兰花点头应下,“公子着实是个好人。”


 


听到“好人”两个字,鬼厉自嘲似的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。他起身,向公馆里面走去,阿吉连忙问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
 


鬼厉脚步不停,“我去看看哪里适合过夜。”


 


阿吉凝望着他的背影,片刻后却是对着金兰花道:“动作快点吧。若是被大老板的人看到,你估计就走不掉了。”


 


金兰花不再言声,将桌上的银子收拾好,又拿了些自己的首饰和衣物,揽着两个女孩便要离开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还是望了一眼阿吉,“虽然这样说有些唐突,但我的确……非常羡慕那位公子。”


 


阿吉眉目里的不耐烦越发浓重,金兰花见状勉强笑了一下,“是我多话了。你放心,你身份这个秘密,我谁都不会说。”她顿了顿,又压低声音道:“希望……希望你们能少遇些磨难吧。”


 


阿吉看着她离开公馆大门,这才缓缓开口:“谢谢。”


 


金兰花身子一颤,终究没再回头,带着两个女孩走远了。


 


 


 


这座三层的公馆内里的确别有洞天,房间多得数不过来。阿吉不知鬼厉在哪,只好一个个地寻过去,最后才在顶层的阁楼里找到了他。


 


阁楼比其他房间都要大,中间放着一张床,顶上有两扇天窗。屋内只在床头的小木桌上点了一盏灯,鬼厉坐在床边,手指时不时地去撩一下那昏黄幽暗的烛火,似是出了神。阿吉松了口气,走过去坐到他身边,“刚才一直找不到你,真怕你就这样走了。”


 


鬼厉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,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那火焰。阿吉敏锐地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,伸手将他整个人圈进自己怀里,“怎么了?”


 


鬼厉顺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在他肩膀上,仰头看他,“没什么——只是想通了一点事情。”


 


阿吉闻言搂紧他的腰,心里涌上来一股奇怪的心慌错觉,正要追问,鬼厉却突然凝视着他的眼睛,开口道:“要做吗?”


 


怀里的身体温热柔软,鼻间盈满的桂花香气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惑人心神起来,阿吉愣在那里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
 


鬼厉却已挣开了他的手臂,起身将那烛火吹灭。他站在床边,转身面对着阿吉,慢慢散开头发,解去腰带,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在地上。阿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动作,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。天窗漏下来的那一捧月光,仿佛全然笼在了鬼厉身上,让他的皮肤在黑夜里也有了玉石一样莹润的色泽。


 


他看着阿吉,又认真地问了一遍:“要做吗?”




点我




—TBC—




十二章

评论

热度(211)

  1. 微风灯前事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