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风

半世花开,半生花落。

【lingrass】翡翠衾寒 三

灯前事:

阿吉X鬼厉




这第一辆车终于开起来了,如果链接点不开在评论里说一下,我再补一个。感觉实在不应该写肉还打算写长篇,太容易出BUG了。


Warnings:1.伪ABO设定,主要是鬼厉的体质


2.熏香+酒的缘故,他俩得等开第二次车以后才知道




第一章  第二章




三.




鬼厉在喝下第二杯酒之后感觉到出了问题。他小腹处升腾起一股难耐的燥热,全身血液似乎都在往下身流过去。之前被撑开的地方本明明已清理干净,现在又开始慢慢渗出黏液来。




鬼厉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慌。他向来洁身自好,从未动情,又因为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自带清心诀功效,而天音寺的大梵般若更是旨在锤炼心智六根清净,这么多年来,他从未有过这方面的需要,甚至连自慰都不曾做过。之前昏迷时候遭遇了什么他不清楚,醒来之后,除了那个角先生撑得他有些疼,其他也并没有多大的感受。




然而现在全然不同,突如其来的欲望仿佛是呼啸而至,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


鬼厉扶着桌角坐下,尽量保持头脑冷静。下界的药对他起不了作用,但此时他还是中了招。鬼厉想不通是哪里出了纰漏,让荆无明这杂种还是把局做到了这一步。




鬼厉已明白阿吉刚才异常举动的原因,肯定也是中了这药,而他俩都接触过的东西显然只有酒了。桌上的酒是阿吉从后厨新拿来的,荆无明显然没有办法提前下药。可上界知道他行踪的统共不过三人,鬼王尚不提天高路远鞭长莫及,亦不会这么无聊又无耻,野狗则不必说,正独自在外寻找小环祖孙的行踪,若不是荆无明,这一切就更加说不通了。




鬼厉的脑子越来越乱,在心里默念清心诀也于事无补,毫无作用。




两人俱是沉默,鬼厉抬头看向阿吉,发现他闭着眼睛,似也是在强行忍耐,不由得开口唤他:“阿吉……”




这一声竟是说不出的喑哑又缠绵,鬼厉自己暗暗吃惊,立刻住口。他突然意识到,只要阿吉出现在自己视野里,他便有失控的可能。




他必须马上和阿吉分开。


 




鬼厉迅速站起身,腿下却出乎预料地一软,还未跌坐回椅子,阿吉已经闪到他身边,一把捞住他的腰。阿吉的棉衣上带着皂角和阳光的味道,除此之外还奇异地混着一股仿似新鲜草木的苦涩清香,如有实质,扑面而来,却是让鬼厉越发站不起身,只能软倒在阿吉怀里。




鬼厉心里蓦地一紧,伸出手抵住他肩膀,试图推开和阿吉的距离,反被阿吉一把抓住攥在手里。阿吉凝视着他,漆黑的眸子里似是有惊涛骇浪,一开口声音却是低沉沙哑,像是千般情绪皆蓄在心中,发泄不得,“鬼厉……我……”




阿吉没能说下去,再也忍耐不住,低头吻住了鬼厉。他将鬼厉整个人圈入臂中,先是试探着轻触了他嘴唇两下,然后抬手扣住他的头按向自己,逐渐加深这个吻。




诛仙剑瞬间出现在鬼厉垂在身侧的左手中,他握在手中犹豫良久,终究还是没能举起来,在阿吉发现之前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掌心。




阿吉身上火热的温度隔着两人的衣服传了过来,鬼厉被唇齿间的触感迷惑了一般,忘了要挣开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阿吉细细吻了片刻,终于撬开了他的齿关,鬼厉短促地“呜”了一声,心中莫名生出一种“合该如此”的满足感。




原本被阿吉握住的手已变成两人十指相扣,鬼厉另一只手也不知不觉搂在了阿吉背上。阿吉不满足于单纯吻他,随手将桌上的碗碟扫至一旁,一把将鬼厉抱起按在桌上,整个人压了上去,一边沿着他的颈项吻下去,一边如愿以偿地解开了鬼厉棉衣的腰带。他吮咬间格外用力,似是要将那男人之前留下的淤痕全部用自己的印记覆盖掉。




鬼厉被阿吉身上越发浓重的草木气息恍惚了些许,心思迷蒙,歪着脖子任他动作,一手攀附着他的肩膀,一手向后撑在桌上,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。鬼厉扭头看去,原是小灰无声无息地蹲在旁边,两只爪子支着脑袋,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俩。




鬼厉猛地醒过神来,将阿吉正在不断动作的脑袋抱住,按在自己胸口,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道:“小灰,今晚上你就在花厅睡吧。”




那猴子点点头,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,拖着他的大酒袋从桌上蹦了下去,溜溜达达地跑开了。


 


点我




阿吉独自坐起来,把从桌边一路脱至床头的衣服捡起来穿上,又一次出门打了热水,替两人擦洗身体。阿吉略微低头,仍旧在鬼厉身上闻到了那股桂花的香味,不过比方才清淡许多。他为鬼厉又换上一件灰白色的干净棉衣,看着他身上那一处处自己造成的痕迹,心里一动,还未等他意识到那是什么,那感觉又烟消云散了。




做完这些,已过子时,阿吉感到了罕有的疲惫。他替鬼厉盖上薄被,在他眉间轻吻了一下,而后靠着鬼厉侧身合衣睡下。阿吉很快也入了梦,梦里那股清雅的桂花味依然温和地围绕周身。






阿吉第二日再醒来时,身边人已经没了踪影。他站起环顾一番,在桌上看到了一锭十两的金子,底下还压着一张纸,上书七字小楷“青山不改水长流”。拿起那张纸,阿吉面上略带了点笑意,却听见门外传来的窸窣声。他迅速将那金子收了起来,恢复了一张木讷面瘫脸,对上推门而入的韩大奶奶。




韩大奶奶没有直接搭理他,而是走进那密室,四处察探着看了看。阿吉慢吞吞地跟在她身后,隔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。韩大奶奶突然转身看他,眼神直往他下身扫,“你昨晚过得如何?”




阿吉不知道她在昨天鬼厉被下药这件事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只能含糊地回应道:“都挺好的。”




“看起来你还挺享受,可惜了我们这不做相公生意。”韩大奶奶皮笑肉不笑,“若不是那几位里面有大人物在,我也不会做这砸招牌的买卖。”




阿吉垂下眼皮,目光注视着地板,只静静听着。他知道自己不用发问,韩大奶奶也会全部都告诉他。这个女人似乎有着满腔的倾诉欲,尤其是面对他的时候,“荆公子吩咐过的,昨晚上送进你们房里的酒全部都加了特殊的料,连我都不知道是什么,还替你担心了一会。”




阿吉默然无语,心里却是有些奇怪,难道昨晚他们俩受的影响,真的只是酒的问题?鬼厉身上那股突然出现的桂花香又是怎么回事?




韩大奶奶转着粗胖手指上的金戒指,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阿吉,“你陪那个黑衣公子睡了一晚上,他都没给你赏钱?”




阿吉嗯了一声,“他喝醉了,很快睡着了。”




韩大奶奶狐疑地盯着他的表情仔细瞧,想要寻出破绽,却什么端倪也没看出,阿吉始终都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模样。她移开视线,又大步地走了出去,直接离开了包间,“你把这房间收拾收拾吧。这密室的门又坏了,你去找人来修。”




阿吉答应下来,在她出门后低头捡起了一块绣着暗纹的黑色衣料。他掸了掸浮尘,叠好放进了自己怀中。这似乎是昨晚那一场风流韵事硕果仅存的印记,让他不由得珍而重之。




阿吉有些遗憾未能和鬼厉告别,心中却并不是十分的难过。他有种预感,他和鬼厉的缘分,才刚刚开始。




—TBC—




他俩身上的味道我就随便选了自己喜欢的两种,感觉还算跟人设搭调hhhh




第四章

【lingrass】翡翠衾寒 十一

灯前事:

阿吉X鬼厉




一辆收尾工作未结束的车…


warning:伪ABO 雷者慎 细节勿深究




第一章


上一章




十一.


鬼厉看着那两个瑟缩在角落里的女孩,手中红光一闪,笼子上的锁咔哒一声打开了。他偏过头冲阿吉使个眼色,接着就退到了一边去。阿吉知他约莫是懒得管这些事,便主动走上前,把门拉开,“出来吧,没事了。”


 


两个小姑娘抱着胸走出来,俱是惶恐地低着头,不敢看人。鬼厉心知在她俩眼中,自己和阿吉估计已成了杀人狂魔,也不想费口舌解释,径自走到旁边的椅子边坐下,等着他去处理这些麻烦。


 


阿吉对着这么小的姑娘也是感到相当棘手,欲安慰几句,却又不敢盯着她们看——那半透明的薄纱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挡不住,他压根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里放才好。


 


鬼厉撑着下巴欣赏了一会他局促的模样,然后才施施然地冲旁边一女子说道:“金姑娘,劳烦你帮她俩找几件衣服来。”


 


阿吉这才注意到,铁头那三姨太太居然没有随之前那些人离开,一时有些诧异地向她看过去。


 


这是一个很美的女人,虽然容貌并不绝色,但满身风情,妖娆多姿。她正牢牢地盯着阿吉,审视的眼神里并不是恐惧,而是一种奇异的迷惑与欢喜。


 


金兰花听到鬼厉的话,点头应下,款款离开,又迅速回来,拿了两件厚实的衣服盖在了两个小姑娘身上,把她们包得严严实实。


 


做完了这些,她突然对着阿吉道:“我认识你。”


 


阿吉道:“这个公馆里的人都知道我是谁。”


 


金兰花摇头,“你并不是什么阿吉,我以前一定见过你。”


 


“你看错了。”阿吉声音随之冷下来,“我刚刚杀了你男人,金姑娘悲伤震惊之下认错人,想来也是正常事。”


 


金兰花语气非常的镇定,“铁头这种人,造了那么多杀孽,迟早是要遭报应,死在你手里或者死在别人手里,没有区别。”


 


阿吉不说话了,鬼厉也略感意外,不由侧目看她。


 


金兰花瞥了眼那两个小姑娘,抚着鬓角笑起来,“我没爹没娘,在比她们俩还要小的时候就被人牙子卖去了妓院。可惜没能遇到两位公子这样好心肠的人,十四岁便被破了身,辗转过不知多少人的床上,直到被铁头看上,成了他的三姨太。”


 


她又看向阿吉,“我见过的男人多得数不过来,但像你这样的太少了。只要见过一面就不会忘记,不管你变作什么样,又有了怎样的名字,我都能认出来。”


 


阿吉沉默良久,开口道:“你该忘了我。”


 


“忘了你?我倒是想,但是我做不到……你知道么,我这一生只爱过你这一个男人。”金兰花眼里渐渐有了泪意,“你当然不会知道,因为我不过是你无数个女人的其中之一,又是个自甘下贱的婊子。”


 


阿吉感到一阵说不上来的恼火与烦闷。他下意识地想回头看看鬼厉的神色,但还是忍住了。


 


金兰花向他走近了一步,眼神格外凄婉,“外面一直在传三少爷已经死了,我从没有相信过。在我心里,像你这种男人,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是死在病榻上。”


 


阿吉侧着身子避开她,沉声道:“他确实已经死了。我叫阿吉,没用的阿吉。”


 


他终于望了眼鬼厉,“三少爷喜欢女人,阿吉男人女人都不喜欢,只在乎这一个人。”


 


鬼厉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淡然地看着他,面色沉静,并无一丝波动。


 


金兰花也看向鬼厉,花容惨淡,沉默无语。许久之后她抬起手,擦去那未落下的泪水,低声道:“我明白了,等会我便离开。不出意外的话,明早竹叶青便会亲自来这里见你。二位公子既然敢找上门来,想必对此乐见其成。”


 


“金姑娘,旁边那堆银子你拿走吧。”鬼厉终于开了口,“顺便把这两个女孩也带走,好好安顿。我们的确没有好去处给她们去安排。”


 


金兰花点头应下,“公子着实是个好人。”


 


听到“好人”两个字,鬼厉自嘲似的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。他起身,向公馆里面走去,阿吉连忙问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
 


鬼厉脚步不停,“我去看看哪里适合过夜。”


 


阿吉凝望着他的背影,片刻后却是对着金兰花道:“动作快点吧。若是被大老板的人看到,你估计就走不掉了。”


 


金兰花不再言声,将桌上的银子收拾好,又拿了些自己的首饰和衣物,揽着两个女孩便要离开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还是望了一眼阿吉,“虽然这样说有些唐突,但我的确……非常羡慕那位公子。”


 


阿吉眉目里的不耐烦越发浓重,金兰花见状勉强笑了一下,“是我多话了。你放心,你身份这个秘密,我谁都不会说。”她顿了顿,又压低声音道:“希望……希望你们能少遇些磨难吧。”


 


阿吉看着她离开公馆大门,这才缓缓开口:“谢谢。”


 


金兰花身子一颤,终究没再回头,带着两个女孩走远了。


 


 


 


这座三层的公馆内里的确别有洞天,房间多得数不过来。阿吉不知鬼厉在哪,只好一个个地寻过去,最后才在顶层的阁楼里找到了他。


 


阁楼比其他房间都要大,中间放着一张床,顶上有两扇天窗。屋内只在床头的小木桌上点了一盏灯,鬼厉坐在床边,手指时不时地去撩一下那昏黄幽暗的烛火,似是出了神。阿吉松了口气,走过去坐到他身边,“刚才一直找不到你,真怕你就这样走了。”


 


鬼厉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,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那火焰。阿吉敏锐地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,伸手将他整个人圈进自己怀里,“怎么了?”


 


鬼厉顺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在他肩膀上,仰头看他,“没什么——只是想通了一点事情。”


 


阿吉闻言搂紧他的腰,心里涌上来一股奇怪的心慌错觉,正要追问,鬼厉却突然凝视着他的眼睛,开口道:“要做吗?”


 


怀里的身体温热柔软,鼻间盈满的桂花香气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惑人心神起来,阿吉愣在那里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
 


鬼厉却已挣开了他的手臂,起身将那烛火吹灭。他站在床边,转身面对着阿吉,慢慢散开头发,解去腰带,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在地上。阿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动作,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。天窗漏下来的那一捧月光,仿佛全然笼在了鬼厉身上,让他的皮肤在黑夜里也有了玉石一样莹润的色泽。


 


他看着阿吉,又认真地问了一遍:“要做吗?”




点我




—TBC—




十二章